星期三, 11月 23, 2011

[訪問] 八十後的辣魚蛋


林輝最愛吃的食物,是辣魚蛋,才五、六歲便已經好喜歡,每次買一串還不夠,起碼要兩串,多到要放在紙袋裏。

本來這樣小的孩子會怕辣,可是林輝父母都是來自東南亞的華僑,家裏餐桌不時會有咖喱的菜式。林媽媽會把雞翼用咖喱汁醃了,再拿去炸,一碟十隻,林輝自小就可以一口氣把整碟吃光。看見兒子喜歡吃辣魚蛋,林媽媽也會在家裏煮,魚蛋、咖喱粉、洋葱,但用料再足,仍然比不上街邊的小販。

那時林爸爸林媽媽從內地來到香港,如同很多華僑一樣,去了工廠林立的觀塘落腳。觀塘裕民坊的街邊好多小販,林輝記得最初是五毫子一串五粒辣魚蛋,後來賣到一元五粒,再後來整條街的小販都被逼走了。

「香港不讓人當小販,是很不應該的。」林輝一說便停不了:「小販曾經是很重要的『社會階梯』,讓一無所有的人,可以自食其力向上爬,街邊賣魚蛋的,只要勤力、食物好食,就有機會賺到錢,變成小食店的老闆,甚至開茶餐廳。可是現在?街邊只給人賣寬頻,是大財團才有資格去做生意,而賣寬頻的人,永遠不會成為寬頻公司的老闆!」

得知道林輝天天都在報章寫專題,評論社會時事。他是智庫Roundtable Community總幹事,曾經當過民主黨區議員助理,出選過區議會選舉,保留天星碼頭、反對起高鐵等社會運動,都會見到他的蹤影。雖然出生於一九七九年,還是被視為「八十後青年」的其中一位代表人物。

他一談起小販便滔滔不絕,由公共空間使用權一直扯到社會貧富懸殊:「現在魚蛋五元六粒,甚至六元五粒!愈來愈貴了。」

裕民坊沒有了街邊小販,林輝不斷光顧其他小販的辣魚蛋,都覺得沒有小時吃到的好味道,他甚至誇口說吃遍全港的小販和小食店,最後只有尖沙咀小巷一間小食店的辣魚蛋,味道相近。「我不懂得形容,辣魚蛋不止放咖喱和辣油,還有很多秘方吧。總之尖沙咀那間,我一放進口,就是小時觀塘小販的味道。」

最近他很高興地在面書宣佈,找到彩虹道大有街熟食檔中心一間小食攤子,便宜得難以置信:「我看見價錢牌還不敢相信:竟然五元十三粒魚蛋!我買了五元,那老闆還問要不要加沙嗲汁,說附近學生吃辣魚蛋,都好喜歡再加他的沙嗲汁。能夠賣到這樣便宜,都因為這熟食中心還沒被領匯收購啊!」

面書留言,紛紛大罵領匯以至地產霸權。

小攤子自己磨的豆漿一杯三元,豆腐花一碗四元。林輝買五元辣魚蛋、加豆漿、豆腐花,也只是十二元。「簡直是天堂!」這八十後青年,笑得眼角皺作一團。

作者:陳曉蕾(資深記者《低碳生活@香港》叢書主編出版著作包括:《剩食》、《香港正菜》、《方任利莎:生命中的家常便飯》等相信香港除了地產,還有本地農產。)

(刊於851期《飲食男女》)

1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thanks for sharing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