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8月 31, 2006

緊急呼籲!請參與明早聲援程翔抗議行動!

各團體及人士:

新華社今日(8月31日)上午報導,新加坡《海峽時報》首席中國特派員程翔間諜罪成,被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5年,剝奪政治權利一年,以及沒收個人財產30萬元人民幣。若程翔不服判決,可以按例在10天內提出上訴。

支聯會將於明天(9月1日,星期五)往中聯辦抗議,詳情如下:

日期:9月1日(星期五)

時間:上午11時

地點:西區警署門外集合,遊行往中聯辦

Photobucket - Video and Image Hosting

星期六, 8月 26, 2006

偷拍阿嬌的幾個隨想

- 東方太陽猛轟壹仔偷拍阿嬌,頭版《全城聲討傳媒毒瘤人神共憤》,但娛樂版繼續狗仔隊,男極圈繼續阿妹今日笑淫淫,難得兩報可以如此臉不紅耳不熱地義憤填膺。

- 乜乜婦女會、物物婦女權利關注組參與示威可以理解,但工聯會也加多隻腳走去示威就很令人費解。

- 任你幾百個投訴,便利火速售罄再加印再售罄,壹仔用行動證明:你鬧我無恥,但香港人其實好buy。

- 很懷疑,如果壹仔真的拍到 Twins 換衫裸照,有甚麼理由會不登出來。可能性有二:一是根本沒拍到,二是打算留待下一期才登,一條水分兩期食,以今次的銷量看來,下一期銷量隨時可以翻兩翻。

- Twins沉靜許久,居然是靠幾張露肩露bra相重登頭條(娛樂版加港聞版),難怪有陰謀論說其實整件事只是宣傳策略,壹仔賺銷量,Twins賺形像。

- 狗仔隊偷拍不是第一次,和在黎明窗外偷拍他和樂基兒在家打茄輪分別其實不是很大。為何今次才會引起『全城聲討』呢?

香港仔公國:不消費就可以了
哲學家沒翅膀:九九九誰是兇手
港燦筆記:壹級刊物

星期二, 8月 15, 2006

希望與沮喪

宿營的晚上,誤打誤撞遇上了英仙座流星雨。躺在無人的西貢馬路上,等待流星在夜空劃過,一顆兩顆三顆四顆。人說向流星許願會靈驗,我從來沒試過,因為不信世上有這樣便宜的事。誰不想心想事成?只是想得的太多,真正能得到的卻差得遠;在希望與沮喪之間,總期昐著一線成功的光芒,如流星在漆黑劃過的一閃。看清了流星原來只是掉落凡間的石頭,一閃即逝因為在大氣層被燒得灰飛煙滅,像泥菩薩掉進河中;無謂的希望應當幻滅,既然無法抓得住,又何苦讓自己越陷越深。越深陷越難以自拔。何苦。何必。

相片來源

星期一, 8月 07, 2006

深層矛盾

在街上收集簽名,反對銷售稅,有一位男士走來簽了個名,然後說:『政府冇鬼用!』--我本來以為他是指政府控制公共財政的手段,誰知他接著說:『?新移民搶晒?工,政府冇鬼用!』,然後離開了。

xxx

有一位婆婆來到我的辦事處,想申請生果金,我告知她由於她正在拿綜援,不會有額外的生果金。得知事實,她開始呢喃:『有冇搞錯,菲傭都有三千幾蚊啦,又包食又包住!』雖然覺得她九唔搭八,但仍耐心告訴她,其實菲傭幾年前已經被政府強搶去了四百大元,而且她們離鄉別井廿四小時上班,才有三千幾元人工。她仿似不懂,繼續呢喃:『有冇搞錯!』

xxx

和一位長者義工在活動後閒談,談到嫁來香港的內地女性,她一肚氣:『佢地嫁俾o個o的佬,大佢地廿年,落到來咪又係拎綜援,再唔係就落到來後飛左個佬,自己搵錢。講到尾都係想來香港之嘛!』我說,這又怎能一概而論呢?況且香港人又何嘗不是從大陸來的?一位街坊加入戰團:『依家大陸落來o的人冇以前o個輩咁刻苦,』然後加上一句無敵總結:『總之大陸來o既個格都係衰o的!』

xxx

我想起了數個月前那段新移民兒童被辱罵的新聞,有很多話想說,卻不知怎樣說好。本來打了一大堆文字,卻徒然加重了自己的無力感。一事無成。

弱勢者欺負更弱勢者,是社會最致命的矛盾。

嘉賓主持起雙飛

5/8/06 頭條新聞--「o辟、o歷、o拍、o勒」二加一
(後半部網上版:最後四十五分鐘)


6/8/06 輕輕鬆鬆自由 Pho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