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四, 9月 10, 2009

一句「為你好」 弱勢社群受壓




我想問,為甚麼政府的宣傳片總喜歡Hip-hop?

也許因為這些廣告都是以年輕人為對象,一廂情願地以為用上了Hip-hop年輕人便會喜歡;也許是因為覺得只要配著輕快的音樂,便能將充滿荒謬的情景變得正常,或令觀眾變得麻木。

禁煙收緊酒牌 市民無選擇

且看那個「全城動——全城清潔運動」廣告中那些連掃地也要跟著舞步、咧著嘴笑的清潔工,不知現實中的她們拿那樣的人工、每天工作這樣長的時間,是否可以笑得出?還有那個「戒煙我撐你」的廣告,煙民都已經走到垃圾桶旁吸煙了,還要被人指指點點,又「影響到人」又「搞到自己面青」,能留一條生路給煙民嗎?

最新推出的另一「戒煙我撐你」廣告最令人不安:主角身在酒吧,卻連煙也不能抽,如果他辛勞工作了一整天,只想收工去酒吧喝杯酒抽根煙,卻發現在酒吧煙不能抽、連酒也在兩點後不能賣的話,他聽見那些幸災樂禍的戒煙Rap歌時,還會跟你一起唱?揮拳相向才是合理!

吸煙飲酒濫藥援交當然政治不正確,但全面禁煙、收緊酒牌、校本驗毒、打擊援交,卻是公權力以各種道德之名,進一步代巿民選擇更「好」管理身體的方法;而在這個過程中,被管理者的自主權和發言權,可以怎樣得到保障,而不會淪為親權主義(Parentalism)和多數暴政(Majority tyranny)的犧牲品?

為政治正確 簡化問題

而最重要的是,這些以「為你好」之名而擴張的公權力,針對的通常是社會上最弱勢、最邊緣的人。伴隨著公權力的擴張,往往是一連串政治正確的宣傳攻勢,將問題平面化、簡單化,以求以最簡單的理由——如健康、衛生、和諧、家庭——推行政策,例如禁煙是為了大眾健康、驗毒是為了學生安全、過濾互聯網是為了社會和諧,因此反對聲音都只是無法推翻大原則的枝節考慮。煙民、學生、網民、援交少女等被管理者,如果不是無知得要家長照顧,便是應該為大眾福祉而退讓,否則便成了自私自利、破壞和諧!

當我們放棄維護社會弱勢者的權利,去追求社會整體更「理想」的環境時,我們距離真正理想的社會可能愈來愈遠。別忘了,我們都有成為少數和弱勢的一天,今天犧牲的是別人,誰知明天會不會輪到你和我?

(刊於 2009-09-10經濟日報《新銳新論》)

4 則留言:

星屑醫生 說...

我之前超憎薛家燕賣的僱員再培訓計劃,
1. 人哋已經辛苦,保安做12小時還去讀書,當人不是人。
2. 讀了無用,只是文憑通貨膨漲。
3. 製造壓力,把過度進修由病態變為norm
4. 忽視工作以外的生活需要。

之後也好憎家校廣告,說甚麼好教育,就係咁之嘛... 講到好易咁,好似做不到的就好差。

唉,越來越憎政府...

Heretic.Q 說...

我看到“戒煙”的廣告,第一印象是,廣告里的人都嗑了藥吧???

小奧 說...

仲有教師禁毒唱許冠傑定唔知乜舊歌,以及家庭和諧又突然唱乘風破浪,嚇一跳

Jeremy Lee 說...

我寫這個問題的時候,這個廣告還沒有出街,不過這也是可以想象的。
http://leeyim.blogspot.com/2009/06/blog-post.html